地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坪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盗墓说鬼死不瞑目[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17:54 阅读: 来源:地坪厂家

“听说了吗?刘大爷昨晚深夜里突然死了,早上看过的人都说,死的很惨,面目狰狞的,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眼珠子睁的老大,是死不瞑目的那种。真不知道家里出了什么事,他才死不瞑目。”

“对我也听说了,好好地一个人怎么突然说死就死呢?”

“真是好人不长命啊!”

“我觉得很蹊跷,村里有人说是鬼报复。”

几个村民路过刘家的时候惋惜的切切私语,对挂着的白纸灯笼的人家指指点点的。

刘老头是村子里的大善人,平日里修桥补路,救济穷苦,他都冲在最前面。昨晚死的不明不白的,村民们都觉得蹊跷,可是他家是模范家庭,父慈子孝的,实在想不出什么事情可以叫他不闭目。

此刻刘家的大屋正中央两张长条椅子上架着一口黑色的棺材,前面的八仙桌上放着一张老人的黑白相片。这是手绘的画像,老人头发稀疏,噙着嘴角,看上去似笑非笑。

这就是刘老头,他的儿子跪在一边烧纸。来吊唁的人很多,有些交情深的人甚至当场大哭。

“刘老的孙子呢?这个时候他怎么不在?还讲不讲孝道了?”村里的一个宿老,敲着拐杖,声色俱厉的问道。

“老叔,娃子昨晚陪着守夜,刚刚去休息一下了。”刘大为恭敬的说道,他的儿子才五岁,昨晚守夜实在累的够呛的。

宿老听到这个解释才哼哼着退开了,丧事的事宜很繁琐,各种仪式直到晚上才结束。

刘大为是独子,一切事宜都需要他来处理。劳累了一天一夜,现在还要跪在灵堂前继续守夜。

这件事来的太突然了,他和老婆两个人今天起码被人明着暗着问了几十次,早就身心俱疲了。

他的老婆是一个典型的农家妇女,端着几个馒头和一碟酸菜走了进来。看到刘大为胡须稀疏,眼神空洞,心疼的说道:“当家的,多少吃点吧!事情还多着呢!你要是累倒了,爹的事情谁来料理啊?”

刘大为接过馒头机械的吃了起来,一夜间家里的天塌了。他一生中最崇拜的人,莫名的死在卧室里。

两口子跪在灵堂前,一动不动,在白蜡烛的映动下,就像两个纸扎人一样。白天太累了,两个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瞌睡过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刘大为卧室的门吱的一声就打开了,他那五岁多的胖儿子,佝偻着腰,慢腾腾的走了出来。他儿子面无血色,看上去完全不是个孩子该有的气色。胖小子走进了灵堂,看了一眼刘大为夫妇,居然迈着小胳膊小腿,爬上了棺材。

清冷的月光从窗户洒了进来,一个小胖子坐在棺材上低声细语,仔细听的话却一个字也听不清楚。

跪着打瞌睡,根本不可能睡的沉的。刘大为猛的一点头,一下子就醒了。他揉了揉眼睛,推了一下老婆,他老婆也抖了一下,醒了过来。

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地上多了一道人影,盘腿坐在棺材上。农村信鬼神,刘大为一下就想到了诈尸,看都不敢看,拉着老婆就跑。

诈尸的人是六亲不认的,见谁咬谁。两口子跑出家里就大声的喊:“来人啊~救命啊!诈尸了!”

声音在幽静的夜里传的十分远,这可是要人命的事情。没多久了,就有一群青壮年举着火把,拿着棍棒,绳子赶了过来。

诈尸可是大事,四十年前破四旧的时候,他们村挖出一具不腐烂的尸体。当天夜里就起尸了,一连咬了七个人,最后还是民兵用炸药炸死的。

“刘大为,你狗曰的到底做了什么?我老叔居然用这种形式来表达他的不甘心!”说话的是刘二狗,要不是有人拦着,他的拳头就招呼到刘大为的脸上了。

“我真的没有啊?我们两口子忙活了一天一夜,今晚守夜的时候,实在太困了就打了个瞌睡。醒来的时候我爹已经坐在棺材上了。”刘大为哭丧着脸,村子里的人都怀疑是他弄死了自己老爹,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呜呜……我的儿啊!他还在里面呢,求求你们去救他,我求你们了。”刘大为的老婆这时候才想起儿子还在睡觉,一下就哭了起来。

民间真实灵异故事:盗墓说鬼,死不瞑目

“哼,一会再和你们算账。我们进去看一下。”刘二狗说着,小心的推开了大门走了进去。

院子里挂着各家送来的白灯笼和纸扎人,风一吹轻轻的晃动,就像有鬼在对你招手一样。

刘二狗手心里全是湿的,心也砰砰的跳个不停。这时候他才觉得自己孟浪了,应该叫刘大为先进来才对。他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其他人就在自己后面,才大着胆子继续走下去。

院子到灵堂短短的路程,刘二狗走的是冷汗夹背。火把往灵堂里一照,刘大为家的胖小子,坐在棺材上阴测测的看着他。

这吓得刘二狗差点没有当场尿出来,回过头一巴掌拍在刘大为的脸上,厉声的骂道:“你这不孝的东西,居然让你家半大的小子坐在棺材上,不怪你爹不闭目。”

后面的人一听不是诈尸,一下就涌进灵堂里。看向棺材处,纷纷摇头不已。刘大为家的胖小子坐在棺材上,拿着一本书还有一个竹简,左看一眼,右看一眼,玩的不亦乐乎。

刘大为也看到,捂着脸心里叫苦不已,这算什么事啊?他的媳妇觉得晦气无比,急忙上前想把儿子抱下来。

这个时候她的胖儿子,摆摆手说道:“胖墩他娘,给我倒杯水来,我口渴了。”

声音苍老无力,就像是喉咙里堵着一口痰一样。哗的一下,原本看热闹的人群就飞一样的朝着门口挤去。他娘的,这不是诈尸,这分明是鬼上身啊!那声音分明就是刘老头的声音。

刘大为的老婆伸出去的手一下子就缩了回来,软在地上,哭着说道:“公公啊!有啥子事你就对着我和大为来,胖墩可是咱俩的独苗啊!”

刘大为也一下跪在地上猛磕头。二狗来不及跑,只能硬着头皮磕磕巴巴的说道:“老叔啊!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要是你儿子不孝害死了你,你,你就弄死他得了,不要搞你孙子嘛!小孩是无辜的。”

“我不甘心啊!到死我都没能翻译出竹简上写的是什么东西。我死都不瞑目啊!”刘老头借着孙子的手举起一份竹简,不甘的说道。

“爹啊!这是什么东西啊?你日看夜看,看了三个月,看到死。现在做鬼咋还放不下呢?”刘大为生气的说道,就为了这东西,他爹死了还来搞他儿子。

“喔喔喔……”就在这个时候,院子里传来了公鸡的打鸣声。

听到鸡鸣声,胖墩极速的说了一句:“我也不知道,搞不清楚,我就不离开。我明晚会再来的。”说完人就倒在棺材盖上,滚到了地上。这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他居然还没有醒。

接下来的日子里,不管刘大为一家是躲在庙里还是亲戚家里,一到夜里就会他就会上胖墩的身。个把月的时间,一个小胖子瘦成了一道闪电。

后来村里有人可怜他给出主意说:“你爹看样子是搞不清竹子上写的是什么了。县城里有一家多宝斋,里面有个蔡师爷听说是老大学的,你可以去问下,看看人家认识不?要是认识的话,你爹也可以早点安息,不搞你儿子了。”

听到这里我就打断了他的话,问道:“所以你就找到我这里来了?”我的名字叫赵文,就是多宝斋的老板,蔡师爷是我店里的高级顾问兼打杂的。

我面前十分拘谨的男子就是刘大为,刚刚的故事就是他这个把月的经历。年纪不大但是已经愁的头发半白了。

“是,是啊!小老板可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家胖墩啊!”刘大为说着就要给我磕头。

急忙给拦住了对他说这识文看图不是我的强项,一切要等蔡师爷来了才能见分晓。但是看着手里的竹简,我心情激荡不已,这是春秋时期的竹简,脱水的非常完美,颜色也接近竹子的本色。里面的字我是一个都不懂,就像看天书一样,不过字体的形态和结构却非常接近春秋时期的籀文,也就是后世常说的大篆。

蔡师爷是我们古玩街所有打工仔的偶像,他的传奇多的就不说了。就说他上班从来没有比我这个老板早到过,下班时间却永远比我早,就足够叫人羡慕的了。

我和刘大为在店里坐到日正中央,蔡师爷才叼着烟,迈着二郎腿,晃悠悠的走了进来。看到我黑着脸他急忙赔笑的说道:“呦呵,老板有客人呐。正巧上回您叫我辨别的鼻烟壶我认出来了,是清早期的,那可是好玩意……”

我一下就打断了他的话,将刘大为的事情说了一遍。听的蔡师爷咋舌不已,他也很好奇什么字有这么大的魅力。接过竹简看了一会,他才吐了口气说道:“年轻人,你老子这鬼闹的不冤枉,就这上面的字,全国也没几个人能认识。藤国,你们听都没听过吧!”

“这藤国啊!是我国周朝到春秋早期的一个诸侯国,很神秘,灭国又早,所以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国家的文字。你老子上你儿子的身,这事说来好办,只要我把这竹简的内容告知,他就会自然离去。不过这竹简你却得卖给我,二十万怎么样?”蔡师爷捏着山羊胡,眯着眼睛,十足的奸商样。

“只要能救我儿子,让我爹安息,我白送给你。蔡师爷你就做做好人吧!”刘大为这个时候哪里还敢要钱啊,家宅不宁,这段时间简直是鸡犬不安。何况这竹简来历不明,在他看来就是邪物。

“好,我们现在就出发,晚上和你爹来个文化交流。”一听说不要钱,我立马就感动不已,拍着板子叫出发。当下三个人坐上了刘大为的三轮车,朝着他们村子去。

要说他家也够偏僻的,一直到日头斜斜,我们才到他们村子里。太阳都还没有下山呢!他们村就静悄悄的,家家户户紧闭门窗。我们直接到他家里,里面的家具什么的全给砸的的七七八八了,十几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偏方,拿着侵泡过黑狗血的红绳站在院子里,想靠人气逼迫刘老头,不要出去祸害村民。

看到我们来了急忙让开条路。“我媳妇呢?”刘大为左右看不见自己的老婆,急忙问道。“嫂子还在屋里,没有出来呢!”一个年轻人小声的回答道。

“你,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刘大为气急败坏的说了一句,急忙朝灵堂跑去。我和蔡师爷也加快脚步跟了上去。屋里面,被上身的胖墩站在棺材上,单手掐着刘大为媳妇的脖子,嘴里疯了一样的喊着,写的是什么?

刘大为一进屋就跪在地上哭着说道:“爹啊!你就放过我们吧!那是你儿媳妇啊!”原来这个时候他老婆双脚离地,直翻白眼,眼看这就快要没气了。我进来只看了一眼,就想退出去。棺材上站在一个骨瘦如柴的半大小子,将一个强壮的妇女掐着举离了地面,这画面太诡异了。

还好蔡师爷及时说道:“放手,我知道写的是什么。”话语未落,站在棺材上的胖墩已经挂到师爷的身上,脸贴着脸,两只眼睛直直的看着蔡师爷。

“下,下来,我说给你听。”蔡师爷差点没被吓死。两只脚不停的打摆。刘老头跳到棺材上说:“别想着糊弄鬼,有些字我还是懂的,你要糊弄我,我就弄死你,还有你。”说着手指对着蔡师爷和我指了指。我心里叫苦,这年头看热闹也是有风险的啊!

蔡师爷打开竹简边看边说:“这上面写的,我也就懂个大概。大概的意思就是一个叫鲁力的将军,奉藤国国君的命令去某个地方陪葬。这个竹简是他死前自己写的。里面还说记录了他经历了很多艰苦才来到国君的墓前。藤国需要我给你介绍一下吗?”

“不用,你继续说,继续说。”刘老头显得十分的激动,看来蔡师爷说的是对的。

“这上面其实还记录了国君墓所在的位置,最后面说当你看到这份竹简的时候,其实你已经是死人了。你们该不会是——盗墓的吧?”蔡师爷看到最后面迟疑的问了一句。

“哈哈……原来如此,可不就是死人了吗?你看到了你也要死,你也要死。”刘老头突然大笑着说道。接着他有和颜悦色的对刘大为说道:“儿啊!爹的心愿了了,你就把我给埋了吧,以后我会保佑你们平平安安的。”说罢胖墩就从棺材上滚了下来,这次刘大为有经验,急忙抱住了儿子。

他老婆兴奋的跑去叫院子里的人来帮忙,她公公肯走了,这对她家是大好事。趁这个时间我们又和刘大为确认了一次,他表示是真心把竹简送给我们的。

年轻人们一下就涌了进来,神情激动,觉得就是自己在院子里用人气逼走刘老头的。老蔡这个时候才说道:“刘兄弟你人实在,我也就不藏着了。你赶紧把你爹给烧了把,迟了怕会出事。”

“可是俺爹刚刚说的是把他给埋了,烧了不好吧?”刘大为为难的说道。

“我这是为你好,鬼话连篇听说过没有?”说着蔡师爷将还没有上钉的棺材盖打开,里面刘老头,两眼圆睁,上唇微翻,十只指甲又黑又长。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刘大为吓的倒退好几步,战战兢兢的问道。“执念变成了邪念,你爹魂是走了,可是邪念却不愿意走,如果把你爹埋了,不出三个月,你们家就得死绝。你爹也会变僵尸的。”蔡师爷悠悠的说道。

听到蔡师爷的话,又看了看他爹,刘大为连夜叫人帮忙把他爹给烧了。而我们第二天也就回到县城里。

一回来蔡师爷就玩失踪,说是要好好研究下竹简。我中间做了几次噩梦,每次都看到刘老头,醒来的时候汗流浃背。这种事情对我来说太可怕了,毕竟我就是一普通人。

老蔡已经三天没来上班了。我中间打了几次电话一直都处于关机状态,气的我差点就摔手机。老子就没有见过这么牛逼的员工,要不是多年主顾关系,而且……工钱低。老子今天就炒了你,每次电话打不通的时候,我都在心里咆哮着。

看店是枯燥又乏味的,我自己也受不了。古董这一行,有时候几个月都不一定能开一单。打了个电话约了我的死党许作峰泡吧,我就关了店门。没想到我喝了三瓶轩尼诗,这小子还是没有出现。

半夜醒来的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酒吧附近的巷子里,身上的钱全都不见了,浑身上下哪里都疼。忍不住大声的叫骂了起来:“他娘的那么多喝醉酒的,怎么就抢我一个啊?”脑袋里痛的厉害,总感觉有什么事被我给忘记了。

唉钱没了,手机也不见了,我只好拐着脚一步一步朝家里走去。都说人倒霉的时候,就会见到鬼。古人不曾欺我啊,快到家的时候,路边一辆停放着的面包车突然冲了过来,拖着我往车里一扔,就开走了。

“各位大哥我身上没钱,真的刚刚被人抢劫过了。”我惊恐的叫道,再看眼前几个人鄙视的眼神,我想到网上说的人体器官切割犯,惊恐的叫了起来:“大哥我从小身体就不好,有心脏病,肾亏的厉害啊!”

“够了!”为首的男子突然怒目一瞪,大声的叫道。随即又泄气般的说道:“赵老板,不要惊慌,有人想见你,让我们来请你过去聊几句罢了。”

请人哪有这种请法的啊?一个个凶神恶煞的,为首的那个居然还是个断了一根尾指的。我战战兢兢的问道:“大哥,是谁要见我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说罢就闭口不言。一个个面无表情,就知道看着前面。不管我问什么都没有人回答。

民间真实灵异故事:盗墓说鬼,死不瞑目

一路上穿州过县,中途居然还换了几次车。这让我咋舌不已,想见我的到底是什么人啊?居然这么的复杂,古代皇帝召唤也差不多是这样吧?我现在反而开始担心家里人找不到我该怎么办?说不定会急的报警。

第三天的时候,车子终于停在了神农架一个叫木鱼镇的地方。神农架在湖北,以神秘莫测闻名于世。

车子停在一个大院里,我还是没机会逃跑,被拷在了车上,其他人则开始往面包车里搬东西,一大包一大包的,看的我眼皮直跳,搬家也没有这么夸张吧?

东西装好车子继续开,只不过走的路线是越来越偏僻。难道他们是要找个地方把我埋了?那些东西是给我做陪葬品的?不得不说有时候人胡思乱想,再不靠谱的的事情也能想到。

我看着窗外的风景,基本已经可以确定,自己出了保护区,到了真正的原始地区。这意味着接下来的路线,基本是没有人走过的。没有人那就没有人烟,获救的几率就更低了。

“到了,所有人下车,背上装备进山。”车子忽然听了下来,九指大叫一声,所有人立刻背好巨大的旅行包。

“赵老板,你的东西自己背,虽然你是客人,但是在这里你只能靠自己。”说着九指把背包踢到了我的身边。我讪笑了两声,赶紧背好。

“日,这是什么东西?起码二十公斤啊。”我的腰都差点被折断,太他娘的重的,就和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差不多重。

“出发。”九指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大声的叫道。他们四个人把我围在中间,这已经不是怕我跑掉,而是在保护我,这种原始的山里,野兽太多,遇上了我连跑都跑不了。

……

“还要多久啊!”我现在已经琢磨出来了,说什么随便我,但是要离开就是不行。

“快了,已经差不多到了。”一路上一直不说话的九指突然说道。这可把我高兴的不要不要的,路上我问了几十次,就这次回答了我。

果然走过几段崎岖的路,前面有十几个人在那里等着我们了。而且他们已经扎好了帐篷,看样子已经来了有一段时间了。

“老板,你怎么也来了啊?”人还没有到,就听见蔡师爷不敢置信的声音。

“老蔡你也在这里。这是怎么回事啊?你来了店里的生意怎么办?”我大吃一惊,两个人都被带来了,店里的生意怎么办?这是要亏死的节奏啊。

“老板你捡的那是漏啊,那是个灾难啊!他们说会补偿我们的损失的。”蔡师爷哭丧着脸说道。他知道要是不解释的,我这个死要钱的老板绝对会花样作死的。

“有赔偿就好,这样我就放心了。”我这才松了口气说道。

“放心个屁啊!这群人都是去倒斗的,你说我们去干嘛啊?”蔡师爷差点就哭出来了,遇上这么不靠谱的主,他有种撞山壁的冲动。

“你说毛?这些人都是倒爷?不是说有人要见我吗?”我看了四周一眼,激动的叫道。其他人纷纷投来不善的目光,九指反而没有看过来,只是在那里静静的擦这手里的匕首。

“嘿嘿……怎么会这样子?我们两个又不是倒斗的。”我对着那伙人傻笑两声,然后小声的问蔡师爷。我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这被森林警察抓到了,说不定就是死路一条啊!

蔡师爷幽怨的瞪了我一眼才说道:“你还好意思问,就是那个倒霉的竹简啊!上面记载的不单单是陪葬的事情,还记录了藤国花了十几代修建的一座大墓,里面埋得是藤国被神化的第一代国君。

书里记载了陪葬品里有一件重宝叫八罗神石,据说可以让人在多年以后重生,这大概是无稽之谈,不过十几代国库的陪葬品,绝对是叫人眼红的。我拿到竹简的第三天这些人就跑我家里,把我给邦到这里来了。”

蔡师爷一开始还有些低迷,后面越说越兴奋,人大抵都是这样的,对于宝藏这样的字眼,都有一种先天的敏感,更不要说还有长生不老的传说。我听得口水都快流下来,这得是多少钱啊?

“那你和他们谈好分成了没有啊?”

“什么?”蔡师爷被我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搞傻眼了,一时反应不过来。

“我是说,你和那群人谈好宝藏怎么分了没有?”我十分的不悦,一字一句的说道。说道钱的问题我的智商高涨,情商就归零了。现在我已经在想着分到钱该怎么花了。

“我滴个老板诶。我们是被绑架的啊!我现在担心的是被他们灭口了,你居然还有心情想这些不着边际的事情?”蔡师爷差点没给我来一拳,让我清醒清醒。这个时候,老板的地位也不高了,大家都是被绑票的,地位是一样的。

“赵老板还有蔡师爷请过来一下,接下来的事情就需要我们沟通一下了。”九指擦好匕首以后,叫了一声。

“来了,来了。”蔡师爷就像个龟孙子一样,拖着我一路小跑过去。那胆小的样子看的所有人都嗤嗤做笑。

“老大,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啊!”蔡师爷点头哈腰的就像鬼子进村里面的汉奸一样,看的我都想一脚踢开他。太他妈丢人了,这还是那个鸟都不鸟自己的蔡师爷吗?

“呵呵,不用这么客气。我是九指,道上给面子的都叫我一声九爷。两位都是人才,虽说不是摸金行当里的人物。但是一个通晓古今文字,学识如海;一个一身杂学什么都懂一些,却是出了名的。

这次的行动,我们也是计划了好久,本来还想等着陆老头破译竹简上的内容,没想到他就突然死了,竹简也被你们买走了。不愧是专业的,才三天就破解了上面的秘密,我们等了三个月的时间,没想到希望却落在你们身上。我们要找长生未央的玉盘,希望二位能大力支持。

九指一改之前沉默寡言的态度,说了一大堆话。可是他说出来的话,却让我感觉自己像是不小心陷入了一个深坑里。长生未央的玉盘那是什么东西?盗这么大的墓就为一个玉盘?

“那你想要我们做什么?”沉默了一会,我才开口问道,我知道自己这一问,肯定会陷进去,但是不问说不定连明天的太阳都看不到,因为我看见有人在擦枪。

“爽快。我们需要你们的译文,和帮我们找路。事成之后我们会给你们五十万作为报酬。”九指高兴的大叫一声。

“这里应该是神农架的深处了,你不会告诉我,藤国的墓修在这里吧?山东到这里几千里路,你不会以为几千年前也有飞机这玩意,可以快速往来吧?”我实在是无法理解,山东一个古国的墓,这些人跑到湖北来挖……脑袋给驴踢了吧?

民间真实灵异故事:盗墓说鬼,死不瞑目

“赵老板有见地,就是在这里。至于为什么修在这里,我就不知道了。要知道古人对于神的崇拜,有很多都是疯狂的。反正只知道有个叫飞鹅渡的地方是关键,古书了多次提到,竹简也多次提到。接下来可就要看两位的了。”九指看着我的眼神里全是钦佩,这样居然也被我蒙着了。

“那我可不可以带你们沿着来路找回去?”我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看到九指沉下去的眉头,立刻接着说道:“开玩笑的,开玩笑的。今晚我和老蔡研究下,明天确认路线。”

“时间不多,一边走一边研究吧。所有人现在出发。”九指说完,背起背包就走,根本就不给我说话的机会。

“老蔡啊,这可怎么办啊?要是找不到那个墓,我们会死的很惨的。”我和蔡师爷走在一块窃窃私语着。飞鹅渡,这是几千年前的地名,这群人凭什么认定是在这里?

“老板你别说,这里真的有可能有座大墓。我来了几天,他们每天都带着我去看山势。其中有一个地方和你说的沉龙地十分的像,就是规模太大了,这要是真的我都不知道墓有多大。”蔡师爷也小声的说着。

“回头我也去看看,十几代人的努力,墓大一点也不奇怪。不过沉龙荫子孙,但是不小心的话,就可能变成养尸地,那样就太可怕了。”我也不复刚才胆小的样子,反而是忧心忡忡的,这群人一看就是最没品的盗贼,拿枪就能搞定墓里的粽子?

“不用回头再去,这条路我已经走了好几次了。是去山顶的路,我估摸着是要叫你去看。”蔡师爷小声的说道。他的心里十分的恐惧,养尸地是什么地方?那就是粽子养殖基地。按照春秋时期的习惯,不陪葬个千八百人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墓里有陪葬的。

也就是说,可能藤国的墓里全是粽子。想到满屋子全是粽子的场面,蔡师爷就吓得打了一个寒颤。

果然走到山顶的时候,所有人就都停了下来。山顶视野极度开阔,难怪他们会选择用这里来勘查地势。

我只看了一眼,就合不上嘴巴了。远处山连山,像是一条龙脊一样,延伸到很远的地方。边上四座小山,就像是龙爪一样,按在两边。本来该是龙头的位置,突然没了,像是把头探到底下一样,只留下半截脖子在地面上。

据我家里的老书记载,这种地势修建的大墓,家里不是全死绝了,就是显赫至极。我也看过藤国的资料,说是这个国家两度灭国,看来第二次灭国有可能是里面发生尸变了。

“赵老板,赵老板,是不是找到位置了?”九指拍着我的肩膀,温和的问道。深怕声音大了,打断了我的沉思。

“确实找到了,九爷你看从那里到那里是龙脊,还有龙尾。边上的四座山就是四爪,最远的那个位置,就是龙头。龙头是看不到的,那里应该是个盆地。不过我建议,最好是收手,立刻走。这里面八成全是粽子。”

我罕有的严肃说道,这不但关系到他们的生死,更关系着我的生死。这种大墓就该专业人士来处理,而不是我这种半调子加上这群破坏力十足,战斗力弱肥肉和鸡一样的人。

我的表情叫九指诧异不已,这一路上我是各种求饶,他实在想不通我还有这么正经八百的样子。

“哈哈……这是不可能的。弟兄们,位置找到了,就在那条山脉的尽头,不过十分的危险,你们说要不要去啊?”九指指着龙头的位置大叫了起来。

“危险算个球啊,当然要去。怕死的在家搂老婆好了。”立刻就有人哈哈大笑了起来。九指得意的看了我一眼,叫人安营扎寨。

”九哥,我像你误会了。那座墓不是在龙头的位置。”我急忙说道。要是跑龙头哪里,再跑回来,绝对会累死人的,我打死不干。

“那是在哪里?龙头不是最好的位置吗?”九指眼睛一瞪,不信的问道。

“所谓沉龙,龙首入地,只为水。没有水,龙就不是龙,没了力量的来源,它只能等死,在这期间,龙脉所有的力量都汇聚在龙珠的位置,也就是第五爪的位置。这也是太阴穴,大吉大煞。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在第三座山的位置。”

我说的自信无比,听得蔡师爷和九指一愣一愣的。这种说法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要知道那是龙头,是最尊贵的位置啊!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民间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