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XI

发布时间:2021-10-10 08:22:31 阅读: 来源:地坪厂家

忘尤见帝九姬情绪不善。料到这几千年来,她的日子并不好过,终是自己欠了她,如果当年他答应带她走,她也不会变成这样?

帝九姬这会睡意全无,那一魂已回到她身上,顿觉精神倍爽。只是不知为何她看到忘尤时没有那么强的恨意,仿若心底有个声音在提醒她,他是她难以割舍的心念。

她觉得变得不像是自己,烦乱的摇头。

提醒自己,应该恨这个人才是!

红嘴咬咬,一时理不清头绪,裙幅一拂,转身就要走。

忘尤怎肯放她。

“不管你是帝九姬还是寒芷心,我都会让你爱上我!”

帝九姬身躯一顿,似乎听到了个天大笑话。嘴角扯扯,流出一丝冷笑,随即身影一晃,人已消失。

那月下的荷塘跟着消失,仿若她们从未出现过。

帝九姬刚走,帝纾琦领着一群天兵天将赶来。

见忘尤失魂落魄地站在那,独望着天上那轮明月出神,忙步去冲他喊道:“忘尤哥哥!”

忘尤收回神,朝她瞥了眼。

眸里带着股探究,瞧得帝纾琦十分不自在。

“怎么了……我有哪里不对么?”帝纾琦言不由衷地道。

忘尤嘴角扯扯:“没有!”

言语淡漠平常,听在帝纾琦心里却像是在质问。

“是天帝让我来的!听说你进了三重天,我不放心就过来看看!还好无事!”

忘尤轻笑:“难道郡主希望本神出点什么事?”

“不是,我是……”

忘尤觉得这女人实在烦人,缠人的本事不是一点半点,他是躲她不及,不过她突然出现在这,事情就变得不简单。

她的消息来得太快,快得让他不得不起疑心。

“你去过地府?”

帝纾琦面色一僵,嘻笑道:“忘尤哥哥说什么呢?我怎会去那里?”

“没有么?”忘尤唇瓣一翕,眸光落在帝纾琦的鞋子上。

那鞋底尚且沾着阴泥,那阴泥红中带灰,只有地府的忘川才有这种泥。

因为那种泥是曼珠沙华枯萎后凝化,看她样子像是赶得急,连鞋底的泥都顾不上。

这点帝纾琦想懒也懒不掉,不过现在他不急着让她招供,隐约觉得这女人心计太深,说不定曾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这三重天不过一座死城,她却一脸胆寒心惊的,又带了这么多的天兵天将,如此浩浩荡荡的,不知是真关心自己的安危,还是来此兴师问罪的?这倒是他想探究的。

“没见到九公主么?”忘尤笑道。

帝纾琦听闻那三个字,面色煞白,眸里难掩惊慌,眸光飘闪,似乎在极力掩饰逃避。

“她……在哪?”

帝纾琦迟疑许久才道。

“没见到就算了!”

忘尤觉得好笑,感觉她很怕帝九姬,而帝九姬满眼都是恨,又让他琢磨不透,纵是天帝将帝九姬流放在三重天,也是因为帝九姬犯错在先。她不该是这种表情,那表情似乎将什么都看破,看淡,就同一个死人一样没了区别,若还有,只有那深深的恨。

帝九姬恨自己不言而喻,可他感觉,那股恨远远不止恨自己?

忘尤心里七上八下。

除非还有什么不知情的原因?

忘尤望着帝九姬消失的地方,素指紧了紧,继而蓝影一晃,消失而去。

帝纾琦见他又撩下自己走了,心不甘情不愿地。

周围的死寂让她莫明的心慌害怕,总觉得那场大火犹在眼前,那个人依旧在火中死死盯着她。不时吓出一身冷汗,拂拂衣袖,冲身旁的天兵天将道:“撤!”

众人领命退去。

帝九姬漫无目的地走着,望着熟悉又陌生的环境,娥眉蹙得紧紧。

没有怒气时,她依旧一袭碧衣袅袅,与寒芷心时并无两样。

她寻了个平稳地方坐下,手托起腮帮枕在膝盖上,望着顶上的星月,心底凄楚一片,素指一抬,一颗红艳的内丹浮现在掌心。

“赤郢,你可还好?”

继而叹起气。

忘尤听闻呼声,身躯一僵。

这个名字听来熟悉!

稍一想,这不是麒麟世子的名字么?

他们认识?

见她身影很是萧瑟孤寂,不免心里作痛,衣袖一挥,朝她步来。

帝九姬察觉身后有人,迅即将内丹收起。见是忘尤,幽幽启口道:“你来做什么?”

忘尤嘴角牵牵,想摆出他那招牌式的笑意,却怎么都笑不出来。

他发现自打见到失忆的她,他似乎越来越笑不出来。

“我是来带你走的!”沉默片刻,他终于鼓足勇气,道出心底的话。

帝九姬一怔,咯咯笑道:“本公主没听错?上神终于有了恻隐之心!”

“不是……其实我那时……对不起,九儿!”忘尤语无伦次,不知如何跟她解释,但他不能一错再错,他想凝补她。

九儿是帝九姬的小名,那时忘尤给她看病时,她曾攥着他的手道:“上神唤我九儿就是!”

忘尤想不到,曾经那个不经的称唤会让他牵伴一生。

“噢!不过,本公主不稀罕!”

碧影一闪,瞬间冲破三重天封印。

速度快得惊人,等忘尤觉察,她人已到了三重天外,却被把守三重天的天兵天将团团包围。

望着拔剑相向的众人,帝九姬眸里一片死寂,乌黑的瞳仁连连紧缩,逸出两道妖冶的红光。

这几千年来,她的外貌变化太大,纵是身为公主,似乎也没人能认得出她。

她本就觉得绝望悲凉,也不指望谁会认出自己,她只知,要想活着出去,就得将这群人全部杀光。

她的屈辱岁月已熬到头,现在,谁挡杀谁!

肃杀之气由她身上漫出,未等她出手,已有天兵挥剑朝她刺去。

她站在那不动,只望着那些人笑,就在那天兵要靠近她时,纤指一伸,“咔嚓”,那天兵被她拧断了咽喉,无声地倒在地上。

一缕鲜血顺着那天兵的嘴角淌落,不时滴在她指上,她觉得脏,娥眉紧拧,一个清洁术,已将手恢复白皙如玉。

她依旧在笑,若不是在杀人,她的笑极美、极媚,像是地狱里的红莲,明明妖冶夺命,却让人移不开眼。

那群天兵天将见自己的同伴丧命,不敢冒然上前,只敢虎视眈眈地瞪着她。

她不理会他们,一步步往前,眼看就要冲破三重天禁地,一道金光落下,一抹明黄身影,将她拦住。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人呢人呢!额!跑路吧!

南昌办理中国有害生物防治服务企业资质证书

音响芯片进口清关深圳芯片进口清关代理公司

襄阳弱电工程玻璃钢电力管&

金属油漆涂料、汾阳堂直供金属油漆涂料质量保障

电线杆挖坑机钻挖成孔

滨州保检测MPP玻璃钢管高温安装事项

北京市拆卸光伏逆变器回收二手逆变器回收多少钱

西安灭蟑螂多少钱西安灭蟑螂老鼠公司彻底除根

程力小区道路清扫车门市价

东风全吸式公路清扫车工厂出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