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PPI数据创8个月新低评经济结构失衡政策应该发力

发布时间:2021-01-21 15:32:31 阅读: 来源:地坪厂家

PPI数据创8个月新低 评:经济结构失衡政策应该发力

据报道,昨天(9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经济数据,2013年5月份,CPI同比增长2.1%。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就是PPI同比下降2.9%,环比下降0.6%。这样的数据低于之前下降2.5%的市场预期,跌幅创近几个月最大,是去年12月以来新低,反映出企业生产经营状况并未改观。  PPI数据同比连续15个月为负增长,从去年3月份开始就一直处于负值。PPI二度探底,与PMI信号一致。主要是以产能严重过剩为主的结构性因素导致的。凸显当前经济增长仍然乏力、总需求扩张不足的形势。加上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降,世界经济低于预期,各大机构不断调低增速预期。我国货币政策存在放松空间,未来存款准备金率有下调可能,适度降息是比较好的选择。  5月初,欧洲央行将基准利率下调至历史最低,印度、澳大利亚、韩国和越南等央行也相继宣布降息。泰国央行5月29日也加入降息的行列,将政策利率下调0.25%。而美国、日本则继续维持“零利率”政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称,世界经济可能正进入增长疲软阶段。各国央行近几个月持续推出宽松的货币政策,反映出全球经济通胀温和,但缺少增长动力。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全球经济增长动力依然疲软。欧洲央行降息,说明欧盟经济持续衰退,需要刺激。美国经济复苏也仍然较为缓慢,日本央行则希望通过扩大其量化宽松政策来促进经济增长。尽管美、日、英等国都实施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但经济增长仍然很脆弱。在亚太地区,许多国家央行也选择宽松的货币政策,反映了对经济增长势头的担忧。  这次CPI环比意外由升转降、PPI数据同比跌幅创下近几个月最大。是8个月以来新低,反映出企业生产经营状况并未改观。PPI数据连续15个月同比为负增长,从去年3月份开始就一直处于负值。这反映目前怎样的经济形势?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研究员王远鸿就此评论。  王远鸿:从总体数据上来看,工业生产受产能过剩的影响,目前重工业和轻工业全面回落,就是工业生产速度一直比预期低一些。从投资来说,今年以来基本上是逐月往回走,从销售来说逐步有回稳,这几个月有好转。总体上表现的需求还不错,尤其在外需,这个月我们可以看到出口回落的很快。总体上在内外需都不很强劲的情况下,中国经济想保持很稳健的势头,目前看还有一定的难度。  此前的5月份汇丰中国的采购经理人指数就是PMI49.2,大幅低于4月的50.4,是自去年10月以来首次跌破警戒线。两个经济数据相结合,是否说明经济的增长正在面临一个拐点。  王远鸿:从这两个PMI之间的差距可以看出目前中国尤其是小微企业,在整体需求不足的情况下,整个稳增长的压力肯定比中大型的面临的困难更多一些,这是第一个。第二,下一步稳增长的重点实际上应该是除了国家适当加大基础设施,老的这些拉动之外,肯定更多的激发这些企业的活力和增长的动力,从目前来看如果政策不做大的调整的情况下可能经济还会继续保持这种平稳略有回落这样一个态势。  但今天我们可能关注到政府释放了很多有关改革的红利,尤其是权力下放,开放民营资本对消费一如既往的加大力度鼓励支持。美国表现整体回升势头都比较明显,欧洲尽管目前经济数据还没有出现很明显的改观,但是从最近的PMI来看也有回稳的态势,如果外需在下半年能够稍微稳定一下,出口稳定。内需如果在政策前期释放的政策红利,尤其是对地方政府放权让利的这种情况下,能释放一部分活力出来,我想下半年的经济保持回稳甚至略有回升这样一个态势。  企业发展的动力需要进一步去激发。5月初,欧洲央行将基准利率下调至历史最低,印度、澳大利亚、韩国和越南等央行也相继宣布降息。各国央行都进一步采取宽松的降息政策,从5月经济数据的情况看,为转变经济的下行趋势,我国也会做出相应的降息动作吗?王远鸿认为我国降息的可能性不大。  王远鸿:从降息本身来说它有几个方面的好处。第一个方面是通过降息有助于减少热钱的流入,实际上把目前中国货币政策操作的空间可能能够打开,因为现在外来资本进入可能对咱们影响比较大。第二点,扩大消费可能有助于降低企业的投资成本,但是面临一个很大的难题就是当前咱们国内的房价还有很多不稳定预期存在。一旦有降息的话可能会激发那些不稳定的因素,整个在操作上面临一定的难题。另外值得指出的是中国现在货币流动性相对还是比较宽松的,因为今年的预期目标M2增长13%,到5月份增长15.8%,实际上还是比那个预期还是高的很多。尤其前几个月外贸顺差,资本向下跟贸易向下资本流入比较多,咱们由于外汇占款所带来的货币投放的压力还是很大的,所以短期看降息的可能性不是特别大。  目前货币政策面临两难的决策,降不降息确实让大家感到有一些纠结。其他方面的经济政策。王远鸿认为,目前来看最重要的工作还是调结构。  王远鸿:今年3月份的时候已经对2013年整体的工作情况有过部署,基本上可以概括为稳增长、调结构,控物价,防风险,还有促改革。从现在看,“促改革”从今年以来这个力度陆续推出了很多政策,我想它的效应会逐步显现。另外“稳增长”当前看压力比较大,但是总体上看今年咱们的预期增长目标是7.5%。从当前看=各种速度还在预期增长速度以上。我现在看稳增长有压力,经济有下行的压力,但是总体还是在承受的范围内。  从物价来说现在累计也是比预期目标3.5%这个目标要低比较多,应该说稳增长有压力,但是目前也不到政策非出手的时候。另外物价应该也是在预期目标之内,所以现在可能当务之急可能还是调结构,化解产能过剩,适当一个紧的环境可能有利于大家真正的用倒逼机制。今年前段时间中央政府已经放了很多的权力,以前中国历史上都有过一放就乱,今年各种环境经济不可能出现大起。但是一旦地方投资冲动得以实现的话,有可能还会出一些小的问题。这样的话宏观经济政策还是可能稳健,在稳中求进、稳中求优、稳中求好这是总体的趋向。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